诏一

猥琐大叔+抠脚大汉 喜欢吗


第5章

——————————————————————

岳立臣见唐安林的号码在光脑屏上显示立马就接起来了,“喂,安林你怎么了?”
“小臣臣~我不认识路,你来接我一下~”
“……”岳立臣几乎想咆哮,光脑里的地图简直不要太详细,为什么还会有人找不到路?!“呃…你在哪?”
“不知道,可能离医务室不远~”
“好吧,你开个定位,我过来找你。”
“哦,怎么开?”
岳立臣几乎要崩溃,这位大爷为什么会失忆!“好吧,那你别乱走,我马上过来。”
“好。”
唐安林挂了电话,无聊的翻着光脑看历史课本,没办法,现在他整个人就一文盲,他需要掌握这个世界的信息,这样才能掌控这个世界嘛,才能更好的玩乐~
岳立臣找到唐安林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之后了,唐安林正蹲在绿化带里玩泥巴……
“安林,你在干嘛?”
“捏泥人,看不出来吗?”唐安林递上一只泥人。
“……”我真看不出来,我只看见毁了一片的草地,岳立臣再看一看他脏兮兮的手上的泥人,只觉得世界末日要提前了,“你什么时候会弄这玩意了?”
“不知道。”唐安林理直气壮的回答。
岳立臣扶额,“好吧,我带你去洗手。”
“小臣臣~我想吃饭~”
“走吧。”岳立臣走出几步然后转头对唐安林吼道:“不要叫我小臣臣!”
“不是挺好听的吗?”唐安林贱兮兮的说道。
“一点也不!”岳立臣炸毛,“是要我叫你小安安还是小林林!”
“你打的过我再说。”岳立臣被唐安林无情的镇压。
“嘤嘤嘤……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残暴了!”
两人一路笑闹,岳立臣见唐安林不再露出迷茫的表情便安心了。
第二天,岳立臣将唐安林叫醒,他迷迷糊糊的洗漱完,准备和岳立臣去上课,刚出宿舍楼就被治安队的截住了。
依旧是几天前的那个大块头男生,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唐安林同学,根据三天前的裁决,你从今天起应该关禁闭七天,昨天你破坏草地,主任说加罚一天,你有异议吗?”
岳立臣一听破坏草地才想起来昨天治安队怎么没找麻烦,原来是直接加罚了,哎,有个这么不省心的死党,心好累。
“好吧,要去哪儿?我能有饭吃吗?”唐安林依旧关心的是吃饭问题,没办法,谁让他每次醒来都饿得半死。
岳立臣听到这问题默默的退后了一大步,好想装着不认识他,心更累了。
大块头男生板着脸回答:“有,一日三餐。”,然而他没说每天要写一千字检讨。
唐安林点点头,“好吧,那走吧,正好我还没吃早餐,小臣臣你自己去上课吧~”
“……”论投食就能拐走的死党有何用,摔!“你自己注意点。”
唐安林跟着大块头男生走了,一边走一边问道:“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李元忠。”
“哦,学校不会是被你们李家承包了吧?”
“……”李元忠没有再回答,他不想再和唐安林说一句话。
唐安林见他不说话,也懒得说了,他转转头四处观察着,在走过操场的时候,他看见了昨天看对眼的宋诀。
真没想到他也是第一军校的,看来省了不少事~于是他就冲上去了,“同学,你好,我叫唐安林,我可以认识你吗?”唐安林友好的伸出手,等着宋诀自我介绍并握手。
宋诀瞥他一眼,→_→这人是不是傻了?前几天惹火自己被打趴下,这么快就忘记了?不问世事的宋诀并不知道唐安林失忆的事。
宋诀还没开口,操场上有人停下来围观了,毕竟这两位刚风暴了整个校园,李元忠都看不下去了,“你干嘛呢?赶紧走!你是去关禁闭的,不是观光。”
“真扫兴”唐安林回头看了看李元忠,又转头对宋诀说道:“美人~告诉我名字呗~回头我好找你一起玩~”
听见他这称呼的围观人员倒吸一口凉气,真有胆,美人也敢叫出口,不知道宋诀一开学因为别人搭讪叫了声美人把人一只手给卸了吗?!还有这唐安林不是缠着宋诀小半个月了吗?怎么还不知道名字了?不明所以的众人默默围观着。
宋诀听到那句美人开始就在酝酿风暴,他冷笑着看着他,但同时他又觉得怪怪的,这个唐安林在搞什么,他靠近唐安林,在他耳边说道:“我叫宋诀,欢迎你来战斗指挥系找虐。”
围观的人群看见宋诀主动靠近唐安林,激动的好像是自己被男神靠近了一样,内心嗷嗷直叫!
宋诀回身看见唐安林惊讶的表情,心里的疑惑更甚,这无耻之徒忘记自己?上次明明还偷亲了自己来着,不然也犯不着上机甲决斗!
唐安林的表情终于裂了,“你是宋诀!!!”
“你似乎很惊讶?”宋诀淡淡的扫他一眼。
围观的人此时不知道该如何吐槽,这狗血的桥段该不会下一句是“失忆了”吧?
李元忠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我说你叙旧完了没?!”
唐安林回头甩他一句没有,然后又看着宋诀说:“我失忆了。”
“……”围观群众的内心几乎崩溃了好吗?这么狗血这么粗暴,我们喜欢!
“哦,关我什么事?”宋诀说完就抬起脚准备走了。
唐安林拉住他,“等我出来再找你。”
“欢迎来找虐。”宋诀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唐安林看着宋诀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有意思~
围观人群看了看宋诀,又看了看唐安林,嗯,有意思~




第4章


——————————————————————


虽然唐安明在李平面前说要收拾唐安林,但是唐安林却是在家里舒舒服服的睡了两天,唐安林在机器人爷爷的指导下学会了使用光脑,查询了历史。

没想到一千年以后世界的概念已经跨越银河系了,战斗模式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唐安林一看见机甲的照片整个人都沸腾了,这简直是杀人越货居家旅行必备的好货有没有!某杀手先生还是想重操旧业有没有!生在军政世家想去当杀手……真勇敢……

唐安林又在网络里逛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可以制作小丑手办的材料,但和一千年以前的材料完全不同了,这种材料更像金属,唐安林订购了一些,然后从网络中退出来。

而此时第一军校把唐安林八卦了个遍,有人将唐安林与宋诀的对战视频放在学校论坛上,全校人都在热议此事, 而唐安林两天没有出现在学校,传言到最后居然变成唐安林被宋诀打成残废。

"哥,听说你把唐家公子打残了?"一个梳着双马尾的萌妹子围着宋诀发问。

"听谁说的?"宋诀的视线一直盯着窗外,似乎并不打算理这个小表妹。

"论坛上啊~"李茵双眼冒心地刷着论坛,她没告诉他的是论坛上已经被YY他们两人相爱相杀的贴子霸屏了。

“谣言止于智者。”

“那你觉得唐安林是个怎样的人?看起来长的不错呀~”李茵拉着宋诀兴奋的问。

“无耻之徒,你今天约我出来就为了问这个?”宋诀淡淡的扫她一眼。

“呃……不是,我这不是好久没见哥哥你了嘛,想你了……呵呵呵”李茵一副心虚的样子,宋诀也懒得戳穿她。

“点餐,吃了晚饭我送你回去。”

“哦,那哥哥会不会喜欢唐安林?”如果第一军校的学生在场,一定会为李茵的胆量点赞!

“嗯?” 宋诀的视线未离开过菜单,但从这个音节中李茵读到了宋诀的不悦。

“没什么……呵呵呵呵…”李茵从宋诀身边换到他对面,呼…她做了个深呼吸,压力真大~

宋诀点完餐,继续看着窗外发呆,突然他的瞳孔紧缩,转角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走过来,他似乎有些不同了,在宋诀眼里是更加无耻了。

宋诀在他走近的时候转移视线,但在那一瞬间却和唐安林的视线对接上了,唐安林多机警的一人,即使是隔着玻璃也能察觉到视线来源,没想到是个美人,而且正对他的胃口。

李茵看到宋诀的表情转身,(⊙v⊙)!!!唐安林!他和哥哥对视超过三秒了!!!hhhhhh不枉费我软磨硬泡的约哥哥出来~

就在她激动不已的时候,唐安林突然倒了下去!李茵转头眼巴巴的看着宋诀,"哥哥,那边有人晕倒了。"

"嗯,少管闲事。"宋诀瞥她一眼,然后把玩着餐桌上的餐刀。

"可是……"

"没有可是。" 宋诀淡淡的打断。

唐安林倒下的时候吓到了一群人,但没人上前去查看究竟,没一会儿,治安机器人来了,"生命体征正常,无原因晕倒,查询身份,查询…"

"先生,不用查询了,我们认识他,我们会将他送去医院的。"李茵站在治安机器人面前说道。

治安机器人扫描了两人的信息,确认身份后便离开了,宋诀用脚踢踢唐安林的小腿,李茵冷汗都流下来了,哥哥,你真不用表现出你的不满,很吓人好不好?!!

李茵拍拍自己平坦的小胸脯蹲下去扶唐安林,唐安林像死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宋诀看着李茵扶人,完全没有搭把手的意思,李茵简直想哭,说好的CP爱呢?

"哥,你真不帮帮我吗?"李茵卖萌的看着宋诀。

"……"宋诀想翻白眼,我能说不么,宋诀在心里说:我是在帮表妹嗯。

宋诀将唐安林扔在飞行车后座,然后送李茵回家,再飞回学校。

今天是周日,第一军校只有周日能外出,也是唐安林运气好,遇到李茵和宋诀,不然被治安机器人送回家,唐安林又要被唐母叨叨了。

唐安林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唐安林一睁眼又是熟悉的医务室, 校医搬了张椅子坐在床边翻着本老得掉渣的纸质书,听见动静才合上书,"你醒了啊,又见面了唐安林同学。"

"……"唐安林嘴角抽了抽,"我怎么在这儿?"

校医颇有兴致的看着唐安林,"宋诀送你来的,你怎么会突然晕倒?"

唐安林撑着头坐起来,"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对了,医生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呢,以后请你吃饭,当作谢礼。"

"我叫秦衿,你没事的话就回宿舍吧,明天你应该有课吧。"

"嗯,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唐安林穿好鞋子,朝秦衿鞠了一躬。

"不用谢我,你要谢的人是宋诀,听说你上次是找他表白的?"

唐安林看他眼里闪着八卦之光被哽了一下,他至今没见过传说中的宋诀好吗?他摸摸鼻子,"我不记得了,那么我先走了。"

"嗯,去吧,记得去谢宋诀。"秦衿看他真不记得了也就不为难他了。

谢个鬼啊……在他面前丢脸丢这么大发,还要去谢他什么的真是够了好吗,不对,为什么会是宋诀送他来医务室的,自己不是在大街上晕的么?难道宋诀也在那条街上?!不科学啊!说好的高岭之花呢?!之前被人追都提出决斗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好心?!



第3章

——————————————————————


唐安林和岳立臣被带到教务主任的办公室,教务主任严肃的对着两人,“鉴于此次事件的情节较为严重,我已经通知你的家长了,你有什么要解释的?”

“我今天伤到头部造成了失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唐安林眼睛盯着茶几上的某种看起来像苹果的水果嘴里无所谓的答道。

“你…!算了,等你家长来了再说吧。”

“那我可以先吃一个这东西吗?我好饿。”唐安林一脸期待的看着教务主任,岳立臣简直不忍直视,唐安林这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我是不是还要给你倒杯茶请你坐下吃啊?!”教务主任盛怒。

“可以吗?那真是谢谢主任了,你真是好人。”唐安林一屁股坐在柔软的沙发里,一只手伸向果盘,教务主任的脸更黑了,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位看起来30来岁的男子走进来。

“给我站起来!”男子冷冽的声音突然响起,唐安林几乎条件反射的站好,教务主任楞住了,他怎么不知道唐安林是唐家人。

“安明哥。”岳立臣怯生生的叫了一声,唐安林明白了,原来是原主的哥哥,难怪刚刚身体这么听话。

“嗯。”唐安明看了唐安林一眼,然后走到教务主任跟前,“你好,我是唐安林的哥哥。”

教务主任早就站起来了,此时他敬了个军礼,“少将好!我是第一军校的教务主任李平。”

“不必客气,李老师今天找我来是不是这小子又闯祸了?”唐安明坐在刚刚唐安林做的位置上,示意李平也坐下。

“今天唐安林同学触动了学校警卫系统,系统判定为逃兵,少将您也知道第一军校的校规,被判定为逃兵后果是十分严重的,鉴于医生出具的证明,的确证明唐安林是失忆了,所以从轻发落,通知家长一同处理此事。”

唐安林听完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明明什么也没错,就爬个墙而已,凭什么处罚他,“我不服!”

“你给我闭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蠢事,回去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唐安明警告完唐安林之后又转向李平,问道:“校方打算怎么处罚?”

“校方的意思是关禁闭一星期,并且上交五千字检讨。”

“那就这么办,不过,今天我先把人带回去领家法,过两天送回来了随你们关。”说完唐安明站起来。

李平也站起来,“成,那少将您慢走。”

唐安明带着两人走出教务处办公室,“立臣,你先回宿舍,我带安林回去。”

“是,安明哥。”岳立臣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唐安林表示他一个人承受不来。

唐安明瞥了唐安林一眼,示意他跟上,唐安林也不敢不从,这个大哥气场太强,硬拼是拼不过的。

唐家两兄弟一坐进飞行车里,唐安明就开始教训弟弟了,“唐安林,你胆子越来越大是不是?”

“我没有。”

“还敢说你没有!宋诀是怎么回事?失忆是怎么回事?翻围墙又怎么回事?”

“宋诀是谁?”

“你还好意思问我?!惹出这么大的事,你是不是想被宋家弄死?还好是你失忆,要是宋诀失忆了你就等着被弄死吧你!”

“……”哥啊,其实我不是失忆,是你弟弟over了,我才能活过来,不装失忆我能怎么办。

“说话,哑巴了?”

“说什么?”唐安林真是有苦说不出。

“……”唐安明简直要被蠢弟弟给气死了,“说说翻墙是怎么回事?”

“寻找方位啊,我不是失忆了嘛,不记得路了。”

“……”真是蠢得无可救药,“算了算了,以后别再去招惹宋诀,宋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就别想活了。”

其实,唐家和宋家势力相当,要真出什么事,保个唐安林还是可以的,可惜唐安明就是想威胁威胁唐安林。

“遵命。”很好,宋诀你已经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什么人。

飞行车又开了几分钟,在一座山的半山腰的停车场降落,唐安明出声提醒正兴致勃勃盯着窗外看的某蠢货,“下车,还有,一会儿你自己好好安慰母亲。”

“哦。”唐安林跟着唐安明走,一边记路,虽然路痴记住了也会迷路的。

唐安明走到大门口,大门就自动打开了,一个机器人上前来迎接,“欢迎两位少爷回家!”

“晚上好~机器人爷爷~”第一次见家用机器人的唐安林挂在机器人上戳机器人的脸颊,唐安明看白痴一样看了唐安林两眼,然后上楼去了。

“小少爷又给人家取莫名其妙的外号了,嘤嘤嘤……”

唐安林无语的放开它,转身进了客厅。

“是安林回来了?”唐母叶芊从厨房跑出来,唐安林看唐母是温柔贤惠的女子,也便放松了警惕。

“母亲,对不起,让您担心了。”唐安林低着头现在叶芊面前。

“傻孩子,别说对不起,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叶芊慈爱的摸摸他的头,唐安林抬头看着叶芊,这是记忆里第一次被母亲温柔对待,虽然用的是别人的壳子,但不自觉就贪恋上了。



第2章

——————————————————————


        “呼!”杀手先生喘着粗气猛的坐起身来,他几乎还能感受爆炸带来的灼热的冲击,他抬手摸摸自己的脸和头,没有纱布,他又掀开被子,自己身上怎么会是军装?这绝对不是他的,身上也完全没有疼痛感,怎么回事?

        “唐安林同学,我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看到你装晕。”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清瘦男子站在床边看着他说道。

         “装晕?”唐安林一秒钟进入防备状态,唐安林的确是他的名字,但是除了他自己,其他知道他名字的人都已经死了,这个人又是谁?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怎么?别告诉我你失忆了啊。”

          “你是谁?”

          “……”

          正当医生纠结要不要掐死他的时候,一名穿着军装的青年进来了,他欢快的扑向唐安林,一边扑还一边说道:“安林~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唐安林可不会坐着不动让你扑倒,他迅速的往旁边一让,“你又是谁?”

        青年扑了个空已经倍受打击了,然而唐安林居然还补了一刀问他是谁!“卧槽,你怎么了?不记得我了?我是岳立臣啊!”

唐安林摇摇头表示不认识,岳立臣立马站起来使劲的摇着医生问道:“医生,安林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他不是在玩装晕么?”穿白大褂的男子说道。

         “……”玩装晕的唐安林表示:老子刚从爆炸现场醒过来根本搞不清状况。

        “不是不是,安林今天在操作机甲的时候突然晕过去了,训练场还有一个被他砸出来的大坑呢!”骚年,你的重点似乎错了!

         “哦?那你躺下,我给你做个检查。”

         唐安林疑惑的躺下,机甲?什么东西?自己不是刚杀完人开着桑塔纳被油罐车撞死了么?医生拿出仪器扫描他的脑部,又仔细的检查了他身体的其他部位。

         最后医生说:“没有任何异常,脑域没有病变,器官完好无缺,所以说到底怎么回事我也说不清。”

         “不对啊,他明明晕过去的时候很突然,一定是哪里出现问题了。”岳立臣挠挠头很苦恼的样子。

         唐安林大概知道这里是安全的,于是也不在纠结,他坐起来说道:“我没事,应该只是忘记了一些事情。”

         “那你记得什么?”

         “除了名字,其他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就奇怪了。”医生摸着下巴似乎进入了深思。

         “那我可以走了吗?”唐安林已经淡定下来了,然而医生并没有理他,此时岳立臣终于回神了。

         “安林,你真的没事?真的真的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岳立臣很担心啊有没有!要知道是他怂恿唐安林去追高岭之花的,结果高岭之花二话不说直接上机甲要决斗,而战斗过程中唐安林却突然晕过去了。

         “真没事。”唐安林掀开被子,穿好鞋子就往外走,岳立臣追着出去。

         路痴表示分不清方向,于是岳立臣出了医务室便看见某人一脚跨上围墙的壮举,顿时,警报声响彻整个校园,岳立臣冷汗都下来了,“ 大爷你是想玩死自己吗?!你上围墙去干什么? ”

        唐安林看了他一眼,然后轻巧的跳下围墙,“寻找方向。”

        “大爷,这里只有一条路通向外面,而且就在面前,您还想找什么方向?”岳立臣简直不知道该吐槽什么好。

        “别叫大爷大爷的叫,让我觉得你是在叫看门大爷。”看门大爷是什么鬼?还没等岳立臣吐槽,唐安林又接着说道:“话说,现在是几几年几月几号?”

         “3052年9月5号啊,你真不记得了?”岳立臣刚说完,就听见身后有动静了,得,估计是校园治安队的人来了,岳立臣无奈的转身。

         “你们俩干什么呢?是不是想翻墙出去?”一个大块头长相平平的青年出声问道。

          岳立臣干笑着解释,“额,事情比较复杂,我们并不想翻墙出去,我同学脑袋伤着了,刚刚记不清路,想找个制高点判断方向,才不小心触发了警报。”

         “先跟我回去接受调查,你们当第一军校的校规是摆设吗?!”

         “……”岳立臣只好拉着唐安林跟上,“安林,你要不要通知你家里人失忆的事情?毕竟这事儿挺麻烦的。”

        “家人?我有家人么?”

        “老大,你们唐家在首都可是赫赫有名的,你爸是政府高官,你大哥是少将来着,你不会都忘了吧?”

        “嗯,都不记得了。”

        “你们俩说什么悄悄话呢!?还不快走!” 走在前面的青年转头吼了两人一句。

        “……”居然敢吼我!真是不想活了!老子是杀手,杀手懂不懂?!是可以分分钟了结你的人!

        哎,sad,居然重生到了一千多年以后,还他妈变成了军人,这下可咋整,还有就是:我好饿啊啊啊啊……


——————————————————————


日期是编的嗯 (ฅ>ω<*ฅ)


第1章 


——————————————————————


        深夜,黄泉大道上三辆黑色的奥迪紧紧的追着一辆桑塔纳,桑塔纳的驾驶座上的桀骜青年看着前方勾起嘴角,一脚将油门踩到底,最后一秒穿过十字路口。然而后面的三辆车直接闯红灯追上去,开始新一轮的追逐。

        要说为什么后面的人这么拼命,要是有人杀了你老大你能不拼命吗?凶手还是老大聘请杀死敌的杀手你能不拼命吗?

         要说这位杀手先生也是个传奇人物,没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他每次出现都以不同的面目示人,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世,他就像个凭空出现的人,没有来处可寻,也没有人知道他消失于何处,没有人知道他的极限,因为他没有他杀不了的人。

         对了,道上叫他小丑先生,据说每个被他杀掉的人身边都有一个小丑手办,形态不一,简直能当表情包。

        扯远了,继续说杀手先生。

        “磊哥,人不见了。”A说道。

        “你说什么?黄泉大道就一条路,车还能直接消失吗?!!”

        “磊哥,他真的不见了。”B说道。

        “一群饭桶!!都给我回来!”

         ……

        杀手先生将车开进黄泉大道旁的一条无人问津的小路,这场追逐总算结束了,杀手先生吹着口哨飙着车。

        “欢迎收看早间新闻,今天凌晨,江北路发生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接下来我们看一下现场。 ”

         画面转换到事故现场,现场记者说道:“据了解,这起事故的起因是一辆油罐车刹车失灵撞上一辆桑塔纳而发生爆炸,此次事故有两名受害者,分别是两车司机,此外没有其他受害人……”


—————————————————————

  杀手先生over……唔 会活过来  重生文嗯